财盛官网_炒股股票配资_靠谱的配资网站

租手机结果房子被冻结了!手机租赁被玩成高利贷 有年化费率达250%!

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栏目分类
财盛官网_炒股股票配资_靠谱的配资网站
财盛官网
炒股股票配资
靠谱的配资网站
你的位置:财盛官网_炒股股票配资_靠谱的配资网站 > 财盛官网 > 租手机结果房子被冻结了!手机租赁被玩成高利贷 有年化费率达250%!
租手机结果房子被冻结了!手机租赁被玩成高利贷 有年化费率达250%!
发布日期:2024-03-11 20:40    点击次数:191

  原本只需7000多元的手机,用户为何却要花更多的价钱去租?甚至还有人根本拿不到实物?还有人因此房子被冻结?这是怎么回事?

  随着平台经济的蓬勃发展,手机租赁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起。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是租赁平台的乱象丛生,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对手机租赁平台的投诉多达上万条。投诉内容包括“价格不合理”“未收到货”“高利贷”“暴力催收”等。

  手机租赁和“高利贷”之间究竟有何联系?近日,有用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在优品租平台租用了一台iPhone 14 Pro Max手机,租了12个月,我要支付的租金9000多元。经过套现后,最后只能拿到6600元左右。”根据用户提供的信息,这相当于她套现6600元12个月需要支付的实际成本高达9156.49元,年化费率高达138.73%。

  但令很多用户没想到的是,拿到套现的钱后,随之而来的是让自己背上高额债务。更有甚至上了“老赖”名单、银行账户被冻结、房产被冻结。

  租机平台上买断手机

  比市场价高出30%

  记者发现,近期社交平台出现多名用户发布的手机租赁信息,这些信息显示手机为“全新国行正品”“真租赁”等,机型包括iPhone 15 Pro、iPhone 15 Pro Max等当季新品。

  记者通过私信联系到其中一名用户,根据其提供的宣传页二维码,使用app扫码进入一个名为“天机”的租机平台,页面显示可供租赁的手机类型包括全新机、二手机。另外,可供租赁的商品包括iPad、电脑、办公设备、智能家电等。

  这位用户还对记者表示:“进去之后,选择对应机型下好单,等待平台审核员联系,然后下载腾讯会议,到时候审核更快。”

  在该平台上,记者选择了一款256G的iPhone 15 Pro Max,平台显示租期为365天,若选择租完归还,每月支付658.27元,总租金为7899.24元,若到期选择买断还需支付4999.5元。意味着获得总共要支付12898.74元;即使选择租满即送,每月需支付租金1074.81元,租满12期,总租金为12897.72元。

CFF20LXzkOxenT9S7MOOQTuUnCFjFtNpJ6ZdS2voVcEEq9L5Nqzr9gonr7ydGUicEyIicE3gPGJhPoRtk6jCrBSw.jpg

租机平台的订单详情截图

  但记者注意到,同一款商品在京东的苹果自营旗舰店标价为9999元。若选择买断手机,上述平台上的价格则比京东上的商品售价要高出近30%。

  而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也有用户表示,今年5月在某平台租了一款iPhone 14 Pro Max手机,本来价值不到八千元的手机,买断后价格高达一万两千元。该用户要求平台归还手机原本价值以外的费用。

  根据《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七条,融资租赁公司应当建立健全租赁物价值评估和定价体系,根据租赁物的价值、其他成本和合理利润等确定租金水平。售后回租业务中,融资租赁公司对租赁物的买入价格应当有合理的、不违反会计准则的定价依据作为参考,不得低值高买。

  值得注意的是,黑猫投诉上,与“租机”相关的投诉多达上万条,而投诉内容却鲜少与“租赁”相关,只有少部分消费者投诉“不发货”“假货”等,绝大多数都与“高利贷”和“暴力催收”有关。

  租机“套现”,背上高额负债

  房产还被冻结

  手机租赁和“高利贷”之间有何联系?每经记者调查发现,不少租机平台实际上已经沦为中介变相利用的借贷平台。

  在某社交平台上,记者以租机的名义联系了发布租机信息的用户。添加其微信后,一位用户问记者是自用还是套现,对方表示套现要提供芝麻信用等级、支付宝花呗额度、京东白条额度等信息,并询问记者在其他平台有无逾期贷款未还。

  那么“套现”究竟是如何操作的?有中介告诉记者,拿到手机后可以自己想办法变卖或套现,或者直接卖给他们,如果在租机过程中资金不够,他们也可以垫付租金。

  有过套现经历的杨女士告诉记者:“2021年做生意亏本后经济比较紧张,后经朋友介绍后认识了租机中介,说是通过租手机可以套现。当时在线下见的面,中介让我带上本人身份证和复印件,全程都是他们拿着我的在操作,除了输密码和人脸识别,我全程没怎么碰我的手机。”

  虽然是通过租机套现,但杨女士说:“手机中介拿走了,至于他们怎么处理我不太清楚。他们总共在三个平台给我租了手机,每个手机给我2000元,总共套现了近6000元。”

  但令杨女士没想到的是仅仅套现6000元,却让自己背上了高额负债。“我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三个平台租金每月还款就要近2000块,逾期还要产生相应的违约金,后面实在是还不上了。但他们多次警告不还就要告我,后来我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还被列为‘老赖’。”

  若按杨女士说法,这部手机中介垫付了第一期的租金639.35元,套现2000元自己实际要支付7000元,相当于借贷年化费率为250%。

  根据杨女士提供的租机信息,她租了一部iPhone12 Pro Max手机,期限1年,每期需要支付租金639.35元,总租金7672.3元。但杨女士只支付了5期费用,即3366.35元,买断则还需另付9233.35元。

  “其中有一个平台还把我名下的房子冻结了,还是后来因生意周转拿房子去银行作抵押才发现的。”杨女士说,后来为了结束订单,我付了7000多元选择付清剩余租金及买断手机,房子才得以解冻。

  无独有偶,另一位租机用户王女士回忆说,她使用的租机平台有6个。她说:“当时我因网贷快还不上了,网贷机构的人便告诉我租机可以套现,而且不查征信、审核通过率也高。我之前根本没听过这回事。”

  王女士提供的截图显示,她通过支付平台在优品租上租用了一台iPhone 14 Pro Max手机,租期12个月,商品总押金为15756.49元。经过套现环节后,王女士最后只能拿到6600元左右。相当于,王女士套现6600元12个月需要支付的实际成本高达9156.49元,年化费率高达138.73%。

  更有甚者,用于套现的租机平台多达9个。岳女士告诉记者,她也是在债务还不上的时候在中介的引导下使用了租机套现。根据她提供的信息,她租的一部iPad Pro,总费用12927元,中介为她套现到手6200元,相当于套现成本高达6727元,折合年化费率为108.5%。

  “当时就跟魔怔了一样,我9个平台一共套现了近7万元,但代价却是十多万的租金等着我去还。”岳女士说,她每月光是租金就要还9000多,压得喘不过气来,多个平台已逾期,对方频繁发信息催租,多次说要将她告上法庭。

  何为“套现”?知情人士:

  用户租出手机后低价变卖套取资金

  经过多方了解调查,记者发现,所谓“套现”实质上就是在中介的协助下,客户通过租赁手机、办公设备等电子产品,随后以较低的价格转给手机回收方套取资金。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选择手机套现的用户,一般是在正规渠道无法借贷到资金,才会选择租赁平台曲线借贷,通过这种模式虽然短时间内可以套现,但付出的资金成本也很高。她还告诉记者:“通过这种方式借贷,资质审核相对宽松,有的甚至提供身份证实名认证一下就能租机成功。”

  记者注意到,在用户没有资金付首期租金的情况下,有中介还可以垫付首期租金,用户在平台上借出手机后,再按照约定价格卖给中介,当然回收的手机时,中介也会从支付给用户的套现资金里将垫付租金扣除。

  该知情人士称:“事实上,通过中介提供垫付,也大大降低了用户的套现门槛。中介、客户对这种套现方式都心知肚明,很多借出手机的人根本没想着要还,因为手机已经被拿去售卖,后期支付买断价格也是很多用户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通过租赁手机这一单一商品套现的路子,已经逐步延伸至更多类型的商品,例如黄金、珠宝等。

  平台的商品被用于套现变卖,平台是否知情?为此,每经记者拨打了上述用户提到的优品租平台客服电话,负责相关业务的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称:“在用户租手机时,我们是明确告知手机不能变卖等,且要保证手机是用户本人签收,但用户如何处置手机我们很难把控。平台也提醒用户租用手机期间只是拥有使用权,不能轻信中介违规处置手机等,平台也关注到这种现象,会进一步加强警示。”

  知情人士:不排除其中有平台行为

  事实上,大部分租手机的用户并不是自用,自始至终都是奔着套现去的,但也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漩涡。

  令人好奇的是,租机平台为何沦为中介变相利用的借贷平台?一位知情人士称,早在2017年,信用租赁便开始兴起,被视为是一种新的消费金融模式。从用户的体验来看,信用租赁与常见的消费分期也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按月支付租金(分期款)。这两种模式最大的区别,可能更多地体现在所有权方面,前者用户拥有的是使用权,后者则是所有权。跟消费分期一样,信用租赁也会对用户进行必要的风控。

  她告诉记者:“我了解到利用租机套现的,大概就是两类人,一类就是正规贷款机构贷不出来的,租机相对来说审核没有那么严格,比如有征信问题,但是芝麻信用分养得好,照样能租出手机来。另一类就是原来撸贷的那群人,对他们来说,租机平台的出现,就是多了新的口子,所以肯定是能撸则撸。”

  上述知情人士还表示:“其实租机很多都是中介行为,他们会去测试哪些租机平台容易租,然后把这些信息提供给借款人,还有就是参与到租后的变现环节,很多借款人租机成功后邮寄地址写的就是中介指定的地址,或者收到手机后再邮寄到中介指定的地址,变现差价就是中介赚取费用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记者也从一位租机人士口中获知,市面上有人组织专门开这种培训班,召集五六十个人开班,教用户怎么样从平台上借款、购物套现。只要手机操作实名认证,然后就放款(购物)了,这样他们也能从中收提成。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知情人士还强调:“当然,也不排除有租机平台行为,支付平台此前下架了很多租机机构,其中有一些就是周付、月付(短租平台),用户每一周或者每两周付一次租金,算下来成本很高,就跟之前的‘714高炮'很像,也有很多人将此称为’714短租小高炮。”

  根据租机用户小周提供的聊天记录,他在中介的介绍下,添加了一租机平台工作人员的企业微信。而该平台工作人员在了解小周是想通过租机套现的情况下,表示会给他尽快发货。此外,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用户要资金周转、拆东墙补西墙”等情况,他们是了解的。

  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支付平台方面宣布成立租赁行业联合治理小组,针对“高价租赁、未成年人租赁、多头租赁以及暴力催收”等不良现象进行针对治理。

  律师:应精准打击始作俑者的中介

  上述租机平台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王德怡律师对记者表示:“支付平台规则规定:严禁以租赁名义经营借贷等非租赁业务,或开展明显异于(超高或超低价)行业租赁价格水平的行为,禁止向用户提供超出其消费能力的租赁服务。”

  王德怡认为,部分平台商家引导用户租机套现,本质上是使租赁手机这一行为演变成高息借贷消费。程序供应商所收取的各项费用远远超过法定的利率或支付平台允许的标准。

  他分析指出,这个交易的主要违规之处在于:一是小程序供应商没有金融借贷或理财产品的资格,但本质上他们在做金融借贷,或是通过互联网放贷。二是他们的实际使用的规则违反了平台设定的规则,背离了租享行业的初衷。三是诱导用户将手机低价出售变现,在二手市场上继续赚差价,再次收割。这些用户无法还款时,可能面临仲裁或诉讼,诱发新的社会矛盾,消耗司法资源。

  北京泽亨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隋思金律师则认为,若这些“背上巨额债务的消费者”自身无清偿能力,事前与中介谋划,或租机目的只为出售中介变现,从多家租机平台租机的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

  最后,王德怡还建议用户不要参与这种自身消费能力不匹配的网络交易,避免因不当消费负债累累。发布信息导流的本质就是代销,建议网络平台及时下架此类导流内容。

  隋思金则表示,不能因为存在租机售卖的行为而限制租机平台的经营,应精准打击始作俑者的中介机构,对参与其中的“消费者”也应小惩大诫,不要再沦为他人的犯罪工具。